吳擁軍的車頭被堵在收費站
  □記者於揚實習生李玉坤文圖    核心提示|吳擁軍是湖北籍的一名司機。11月27日早上,他駕駛的吉A8E423掛車出現故障,他把掛車放在大廣高速周口服務區,獨自開著車頭準備就近在周口東收費站下路修車。但他卻遇到了麻煩:被收費站認定為“惡意逃費”,需繳納罰款。吳擁軍的車被滯留在收費站一天多。昨日上午,大河報記者採訪此事。昨日下午記者發稿前,吳擁軍打來電話稱,收費站對其車輛不再罰款,收費後予以放行了。
  投訴|本想修車,卻被告知“惡意逃費”
  吳擁軍是一名有著10多年駕齡的司機,經常駕駛掛車在大廣高速上奔波。幾天前,他駕駛這輛車號為A8E423的掛車,在天津拉了一批轎車,要去廣東。在河北境內,吳擁軍上了大廣高速。11月27日早上,他進入周口市境內。
  “我發現車下麵漏油,懷疑發動機出了故障。”昨日,吳擁軍告訴大河報記者,他便想著就近下高速修車。考慮到掛車上裝著保時捷、奔馳等10多輛總價上千萬的豪車,吳擁軍決定暫時把掛車放在距收費站較近的周口東服務區,單獨駕駛車頭下路修車。
  然而,當他在大廣高速周口東收費站下站時,卻被告知“不帶掛車,屬於惡意逃費”,需繳納5倍的罰款。“我絕對不是逃費,就單純想為了修車方便。”吳擁軍辯解道。他告訴記者,如果算上掛車,他從河北到周口東的過路費要1260元,單獨開車頭只需280元。而且,雖然自己只開了車頭下站,他也願意按1260元的全車費用交納。
  律師|不應認定“惡意逃費”
  昨日上午,大河報記者跟隨吳擁軍一起,在周口東收費站,見到了他的車頭。記者觀察到,車架上及地上有很多漏下來的機油,車頭被一輛轎車堵在收費通道內。
  在河南省高速公路發展有限公司周口分公司(下簡稱“河南高發周口分公司”)周口東收費站,張站長讓記者找分公司負責宣傳的人員採訪,並告知了分公司的辦公場所。
  在河南高發周口分公司政工科,一名工作人員說他們只負責公司內部宣傳,不接待記者。
  無奈之下,記者聯繫了河南高發周口分公司辦公室主任田國剛。對方稱不清楚情況,讓記者找高速交警瞭解。但高速交警受訪時表示不掌握相關情況。
  吳擁軍說,27日下午,他曾與收費站經過協商,5倍罰款被降低至3倍,可儘管如此,他也感覺無力承擔。
  吳擁軍無奈地說,他隻身一人奔波在陌生的周口市,“一天吃了一頓泡麵,感到很無助。”
  對此,河南沐天律師事務所蘇華偉律師認為,吳擁軍的行為不應認定惡意逃費,相關部門才是“惡意收費”。“他的目的和動機是修車,主觀上不存在惡意不交費的情況。”蘇律師說,吳擁軍採取措施,為修車創造便捷條件,這是合理的。
  不過,此事最終在昨日下午出現轉機。昨日下午發稿前,記者接到吳擁軍打來的電話,他說收費站按全車收費1260元後,對他的車頭予以了放行,沒進行罰款。“謝謝,謝謝你們採訪。”電話中,焦急等待了一天多的吳擁軍連聲致謝。
(原標題:是“惡意逃費”還是“惡意收費”?)
創作者介紹

海獅

um84umlo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